有社区的黄软件

俗话说,千金难买老来瘦。

这么说起来的话,曹余生最近赚了不少。

全身上下掉了二十斤肉,双下巴都快没了。

曹余生肥胖,这个事儿源头还是在他身上的半套林家传承上。

当年林乐山传给他能耐的时候,就是让他多吃,否则身体修力就是无源之水、无本之木。

结果年轻时候胃口一旦撑大了,人到中年身体代谢能力下降,饭量却不容易减下来,这就跟吹气球似的胖了。

最近一段时间能瘦下来,也不是他刻意减肥,主要就是累的。

林朔带着人马这一走,猎门的顶尖战力和领导高层,这就抽走了一大半。

剩下的一小半,又各自在自家地头上,所以目前昆仑山下的整个园区基地,都是曹余生在负责。

区域要规划、楼要建、人马得拉起来、钱得花。

同时苗光启之前跟他提的两套体系,猎门传承体系和生物技术应用体系,他也得开始着手布局。

总之事儿挺多,方方面面都得摆平。

白嫩美女小露香肩美腿长发飘飘海边漫步写真图片

曹余生担任猎门谋主几十年,能力上自然是没问题的。

只是如今年纪慢慢上来了,精力有点儿顶不住。

所以曹冕这就又从欧洲被叫回来了,今天下午就到。

曹公子不是一个人来的,顺便还带上了他的未婚妻伊莲。

这位曹家未来的儿媳妇可不是一般人物,师从名师,学业有成,刚刚获得了剑桥大学理论物理学博士的学位,年仅二十四岁。

上次曹冕跟狄兰一起回国,把曹余生给晃点了一下,猎门谋主在机场出了一身冷汗,还以为儿子要娶女阎王。

这一回,真正的儿媳妇要上门了。

把老曹给高兴的,下午的工作全推了,亲自下厨准备这顿晚饭。

当年的猎门四杰,除了苗光启这个另类之外,其他三个包括云悦心,全是吃货。

既然是吃货,做饭的手艺自然也是不差的。

林乐山的肉类烹饪,云悦心的羹汤酱料调制,都拿得出手。

可在厨艺这方面,手艺最好的还是曹余生,他会一手宫廷菜。

只不过今天下厨,老曹多少有点儿束手束脚的。

他怕这个外国儿媳妇儿吃不惯中国菜,特地跑去这儿附近的新华书店,买了本西餐食谱做参考。

这临时抱佛脚的,太复杂的菜也来不及研究,只不过英国人嘛,炸鱼薯条总是没错的。

这会儿,曹余生正在切土豆丝呢,手边的电话响了。

曹余生瞄了一眼手机屏上的来电显示,知道是苗光启打过来的。

老曹伸手按了一下免提,接通了电话,然后手上继续切土豆,嘴里说道:“干嘛?”

“问你个事儿。”苗光启的声音从手机了传了出来。

“哎呦,难得,你还有向我请教的时候呢?”

“尺有所短寸有所长,这个备不住。”苗光启懒洋洋地说道,“我听说之前在喜马拉雅山上的时候,为了抵挡白首飞尸的音波干扰,你给林朔他们弄了点儿鲸油?”

“是有这么回事儿。”曹余生说道,“你问这个干嘛?”

“你这鲸油,是从海客那儿淘换过来的吧?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那是海客用来防海妖歌声的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那这会儿林朔手里还有吗?”

“苗光启,是你在婆罗洲还是我在婆罗洲啊?”曹余生把切好的土豆条码到盘子上,说道,“林朔有没有带着鲸油,你不会自己去问啊,问得着我吗?”

“我才懒得过问呢。”苗光启说道,“我就是被身边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烦着,非要知道这个事儿,我要是跟林朔打听,那岂不是显得我这个老丈人婆婆妈妈的,所以只能找老兄弟你了呗。”

“这种东西,除非特定场合,否则一般是不带的。”曹余生皱了皱眉说道:“怎么,你们遇上海妖了?”

“这三言两语的也说不清楚。要不这样,我把现场画面调过来,你那儿有能接收卫星信号的显示终端吗?”苗光启问道。

“我正在做饭呢,手边哪有这种东西?”

“你曹余生最近应该没工夫自己做饭吧?”

“废话,我儿媳妇今晚要来。”

“哎呦,伊莲要来啊?”苗光启问道。

“你知道她?”

“普利金斯的关门弟子,学术界谁不知道?”苗光启似是想起了什么,“哦,对了,就你这个满身铜臭气的家伙,估计连普利金斯是谁都不知道吧?”

“全世界最杰出的物理学家之一,我能不知道吗?”曹余生说道,“反正人家在物理学界的地位,不比你在生物学界差。”

“那还是要差一些的。”苗光启淡淡说道,“他只是人类科学史上的一时之杰,我却拥有改变整个人类历史的研究成果,是重要的节点式人物。”

“你就吹吧。”

“对了,你儿媳妇既然来了,你就把她留住,别让她走了。”

“废话,那是我儿媳妇,我当然要留住了。”

“我不是指婚姻方面,而是事业上。”苗光启说道,“理论物理学,我们是需要这么一个人才的。”

“你确定?”曹余生不解道,“咱们是专攻生物科技方面的,跟理论物理学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当然有关系了,站在全人类的视角上,看复杂问题从来就不是单一学科的事情,而是要跨学科。尤其是面对那些至今不能解释的问题,就必须要解放思想,提高眼界。”苗光启说道,“她博士毕业论文我看过,研究方向很不错,合我胃口。你给她一个offe

,愣用钱也要把她砸过来。”

“行,这事儿不难。”曹余生说道,“你还没告诉我呢,你们是不是遇上海妖了?”

“我这边没遇上。”苗光启说道,“林朔带着几个猎人,眼看是要碰上了。”

“那你是不是傻?”曹余生赶紧把手机拿了起来。

“我怎么傻了?”

“这都遇上海妖了,你还在这儿关心理论物理学呢!”曹余生对着手机叫道,“赶紧让孩子们撤回来啊!”

“嗐,买卖已经接了。”苗光启说道,“一开始我也不确定那是什么东西,现在叫他们撤已经晚了。”

“你瞧你这事儿办的!”曹余生骂道,“七色麂子现在八字没一撇,倒是先跟海妖干上了,那是咱猎人能处理的东西吗?”

“你就别发牢骚了,我心里有谱。”

“有谱个屁!”曹余生吼道,“你要是有谱,问得着我鲸油的事儿?”

……

安澜号上,苗光启皱着眉头,把手里的电话给掐了。

“你们也听到了。”苗光启冲着控制室里的两个女子手一摊,“我反正已经问过了。”

“你这个跟没问有区别吗?”苗雪萍问道。

“那还是有区别的。”苗光启说道,“至少你们知道了,林朔目前身上应该没带着鲸油。”

“就算带着也不够啊。”A

e愁眉苦脸地说道,“这东西我之前用过,一管也就够一个人用两次的,这会儿那边四个人呢。这海妖的歌声要是防不住,那就太危险了。”

“不行,我还是得去一趟。”苗雪萍站起身来。

“行啦。”苗光启说道,“你就别去见你的歌友们了,不是一个种的东西,没法交流的。”

“苗光启。”苗雪萍到底是了解自己的堂兄,这会儿看出不对来了,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没跟我们说?”

“有吗?”

“肯定有,不然怎么会这么一副底气十足的样子。”苗雪萍说道。

苗光启笑了:“这事儿吧,你们俩其实应该是知道的,我就是没脸说。”

“你到底说不说?”苗雪萍撸起了袖子。

“嗐。”苗光启摸了摸脸,神色略有些尴尬,低声说道,“林家传承有门秘术,叫做‘龙息封窍’。

人体的窍穴,甚至包括皮肤毛孔,他们都能用秘术给封住。

窍穴一旦封住,劲道内蕴而不外泄,身体就能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。

林家人一旦要拼命了,就会用这招。

所以林家人封住耳窍,抵挡一下海妖的音波攻击,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当年我们四个组队狩猎的时候,林乐山教过我们其他三人,这法儿好使。

而且封耳窍,相对其他窍穴来说比较简单,但凡是九境中人,有一定内呼吸的修行基础,说个原理就基本上会了。

所以其他三个猎人,问题也是不大的。”

“你有这个情报不早说?”苗雪萍被气得不轻,“就看着我和A

e在这儿担惊受怕的?”

“这事儿你细琢磨。”苗光启淡淡说了一句,就闭嘴不言了。

苗雪萍想了想,没想明白,于是就看向了A

e。

A

e别看最近脑子不好使,但这会儿却很快就明白了,脸上有些羞涩,低头不语。

苗雪萍按捺不住,凑过去轻声问道:“到底什么情况?”

A

e的声音细若蚊喃,含羞带臊地说道:“人体有九处窍穴,上七下二。

上七就是脸上的七窍,这下二嘛……

我就说林朔这家伙晚上怎么这么厉害呢,原来他能封住的。”

苗雪萍终于明白了,她回想起三十年前的往事,一拍大腿:“好你个林乐山,你这不是诈骗吗?”

“别矫情了。”苗光启看不下去,说道,“就跟你们俩没得着好处似的。”

苗雪萍被这么一提醒,脸上闪过一片红晕,没再吭声。

苗光启继续说道:“这说起来,林家的能耐,大体上就是这三绝三术。

三绝就是弓、箭、步,三绝武。

三术嘛,就是闻风辨位、英灵乩降、龙息封窍。

当然这些只是林家的主脉传承,另外每代传人还有一些独创的绝技,也包括在林家传承里,那些就不胜枚举了。

林朔作为林家传承的集大成者,之前又领悟了那套拳法,就修力这一项而言,至少已经做到了前无古人。

哪怕是我,在修力上的成就也不敢说比他强。

所以你们就放心吧,海妖再厉害,可只要离了水,就逃不过他的五指山。”

……

Tag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