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软件安卓版

..co,最快更新禁区猎人最新章节!

七年前,猎门老魁首林乐山,带领苏家兄弟和儿子林朔,曾在蜀地大凉山附近,狩猎过一头七色麂子的幼崽。

所以关于这个物种的情报,猎门内部并不是一张白纸,它的脚印就曾经被林乐山拓下来过。

那犹如两片柳叶竖起并列的脚印,如今就踩在《九州异物载》仅供九寸以上家族查阅的密档中。

与这个脚印共同存在于这个密档中的,还有黑皇后的秘密、凝脂的往事、章国华的笔记,以及狄兰的生平。

后面这些,是林朔前阵子抽着空,一点一滴录进去的。

身为传承猎人,狩猎之后必须要有文字上的交代,否则就无所谓传承。

哪怕这份交代,会涉及身边人。

如今,一个犹如两片柳叶般的脚印,呈现在安澜号飞艇控制室的大屏幕上。

苗光启在砸下上亿美金的资金、动用了当今最先进的侦查手段之后,终于发现了七色麂子的踪迹。

在此之后,目前所有漂浮在婆罗洲上空的飞艇,摄像系统被部调用,对整个婆罗洲进行了地毯式搜索。

图形抓取、识别、匹配、归类、建模、运算……

气质美女秋日枫林红色长裙香肩诱惑白嫩肌肤写真图片

苗光启一直霸占着整个控制台,时而思考,时而操作,似是进入了忘我之境。

这个阶段的工作,这世上非他莫属。

也只有他,掌握了这项工作所需要的部知识。

各类猛兽异种的习性对比、对七色麂子现有情报的见微知著、基于几何分布的数学模型建立、计算机在现有配置下的最大算力发挥……

看着自己导师忙绿的背影,Anne一时之间有些触动。

她就是看着这个背影长大的。在她的印象中,导师一直在这样忙碌着。

而此时此刻,她也再一次意识到,这个年近花甲的男人,作为现代科技和传统技艺的集大成者,到底有多么强大。

狩猎成年的七色麂子,这让猎门上万年都束手无策的事情,如今却在他的手中抽丝剥茧,用层出不穷且不拘一格的手段,一步步靠近这个前无古人的成就。

如此想来,自己真是一个幸运儿。

这世上最出色的两个男人,老的那个抚养自己长大,而年轻的那个,则成了自己的丈夫。

控制室里,Anne正在想着心事,苗雪萍却有些耐不住性子。

她当然知道七色麂子的事情更为重要,所以苗光启如今霸占了整个控制台她也没说什么。

只是林朔那边的情况,这就跟播得只剩最后一集大结局的电视剧似的,一直让她牵肠挂肚。

她倒不是担心林朔四人会出什么意外,就是纯粹想知道后面怎么样了。

这会儿飞艇的摄像系统已经被苗光启部调用了,林朔那边的图像传不过来。

声波探测器倒是闲着,可这种设备其实就是微型无人机,四个螺旋桨转着提供飞行所需的升力。

搁在黑森林或者市区里还行,有树冠和高楼大厦的掩护,不那么容易被人发现。

一旦出了黑森林,来到相对空旷开阔的高山林地,那就比较显眼。

猎头人用弓箭就能轻松射下来,这会儿派过去就是肉包子打狗。

所以目前婆罗洲中部的情况,苗雪萍是又聋又瞎。

人太多了,自然之力紊乱,苗雪萍这会儿就算用修为感应也感应不到什么。

前前后后等了大概两个多小时,她终于按捺不住了,站起来说道:“们忙着,我过去看一看。”

苗光启抬起头来:“要去哪儿啊?”

“林朔那边。”苗雪萍说道,“我去见识一下那头兽神。”

“五十岁的人了,性子还像一个小孩似的,这么沉不住气。”苗光启摇了摇头,然后手里一顿操作,“这会儿图形已经基本抓完了,画面给们。”

话音刚落,屏幕墙上信号回来了。

婆罗洲中南部的场景,再次引入苗雪萍眼帘。

结果一看林朔那边的动静,苗雪萍直抖棱手。

如今十万猎头人已经聚集完毕,都在那几片山头上,人群这会儿看过去密密麻麻的。

林朔他们四个,苗雪萍是真找不着。

……

苗雪萍和Anne之所以短时间找不到此时的林朔,是因为她们进行图形筛选时判别条件不对。

她们都以为,林朔他们跟之前一样的,是四个人在一块儿,所以都去找四人扎堆的地方了。

猎头人小队,以四人为一个队的配置很普遍,所以她们这就不仅是大海里捞针,而且海还选错了。

实际上,林朔这会儿是五个人。

除了四个传承猎人之外,还多了一个黎鼎。

林朔四人刚刚找了一个不错的地儿,打算看一场大热闹,结果没过一会儿,黎鼎就找过来了。

看到这个人过来,林朔四个其实都很高兴。

因为周围这些家伙嘴里说得话,那是真听不懂。

都是在山林里待惯的人,平时通讯基本靠吼,所以一个个说话声儿还大。

十万个人聚在附近,那是又吵又乱,这热闹是真没法看。

黎鼎这一过来,别的先不说,最起码有个解说了,能介绍眼下的状况。

这片山谷,比之前猎头战争开幕式的那片山谷还要大上不少,山也相对较高。

如今举目观瞧,漫山遍野都是人头,比开幕的时候热闹多了。

山谷里头,也立着个类似祭台的建筑,木头搭起来的,比起开幕式的祭台要简陋一些。

林朔这趟买卖的正主之一,泰坦,这会儿又见着了。

人就在祭台上,看样子是跟其他氏族的头领正在商量什么事儿,说话还挺大声的。

至于祭台上到底在说什么,那估计得Anne在这里才听得清,林朔这几个是听不清的,周围实在太吵。

黎鼎也一样听不清,不过他应该能猜出个大概来,于是跟林朔说道:

“这件事儿,估计是不好收场啊。”

林朔笑了笑:“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,本届猎头战争不猎头,应该是黎先生的主意吧?”

“我哪儿有那么大主意。”黎鼎摇了摇头,“我只是建议而已。”

“这么冒险的建议,都能被泰坦采纳,并且花费十年时间慢慢布局,看来黎先生在艾巴氏族,也是位高权重啊。”林朔说道。

“哪里哪里。”黎鼎说道,“我在缇雅族是一介平民,既不是猎头人,身上也没有首领家族的血统。如今之所以说话还有些分量,无非是族长大人的赏识而已。”

“客套的话就不必多说了。”林朔问道,“听我夫人说,跟我们之间谈成了一笔买卖?”

“是,我已经支付了一亿美金的定金。”黎鼎点点头,“不过这笔买卖的具体数额,尊夫人说了,要这个家主来定。”

林朔点点头:“看来,已经猜出我是谁了。”

“不是猜的,阿莱佐那边我有消息渠道,稍稍打听了一下。 ”黎鼎说道,“只是没想到婆罗洲这弹丸之地,林总魁首居然会大驾光临,想必是来对付那头七色麂子的吧?”

“不错。”林朔说道,“不过大买卖要做,小买卖也得接。”

“林总魁首嘴里的小买卖,是不是我们缇雅族的这头神兽?”黎鼎问道。

林朔点点头:“嗯,本来这是一笔小买卖,不过有黎先生再加上这一码,想必已经不算小了。”

“那我这笔加码,总数五亿美金,一亿定金四亿尾款,林总魁首意下如何?”

“看来黎先生很会赚钱。”林朔点点头。

“如今婆罗洲交通封锁,我们缇雅族也只能是自给自足,有钱也花出不去啊。”黎鼎摇头道,“我也希望总魁首在做完我们这笔买卖之后,能成功狩猎七色麂子。届时林总魁首若是有用得着我黎鼎的地方,您尽管开口。

只要我们这笔买卖成了,林总魁首不妨看看这漫山遍野的猎头人,这都将是狩猎七色麂子的助力。

我想,这个承诺,应该比五亿美金份量更重一些。”

“我觉得还是五亿美金更好。”林朔笑了,“狩猎七色麂子,们这些猎头人就别来添乱了。”

“好,林总魁首艺高人胆大,黎某人佩服。”黎鼎说道,“那咱这笔买卖定了?”

“定了。”林朔点点头,“详细说说情况吧。”

“情况倒是并不复杂。”黎鼎说道,“兽神,十年一现。

到底是什么,知道的人很少,因为见过兽神的基本没有活口。

在目前的缇雅族中,唯一真正见过兽神的,只有我们的族长泰坦。

他在少年时期,曾亲眼目睹了自己的父亲,也就是我们的老族长,78与兽神力战而亡。

只是兽神到底是什么,这些年来我问过他不少次,他一直不肯言明。

他只是跟我说,兽神并不是不可战胜的。

这二十年来,他一直在准备这一天的到来,我们艾巴氏族厉兵秣马,组建出了五支强大的猎头人小队。

其中最强的一支十人小队,像骨良这样的其他氏族精英猎头人,都没有资格进去。

我想,有这五支小队协助,再加上有华夏猎门总魁首亲自出手,这头兽神应该没有幸免的机会。”

林朔摇了摇头:“要是黎先生这么说的话,我想不是这头兽神没有幸免的机会,而是我们生还的机会很小。”

“哦?”黎鼎神情诧异,“我哪儿说错了吗?”

“兽神出现的地方,是不是一片咸湖?”林朔反问道。

黎鼎摇摇头:“不是,不过确实有一块区域的湖水咸涩,无法饮用。”

“那么黎先生,有没有听说过‘海妖’?”林朔淡淡问道。

……

Tag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