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豹app

抛下宋娇儿,任一来到了皇天大世界,这只是他下意识的选择,并没有太多的想法。

虚空世界里的风土人情,大多和灵隐大陆差不多,带着一脉相承的感觉,所以,即使任一去了很多地方,也从来不会因为语言风俗习惯等,感觉到不适应。

才刚从虚空里穿梭出来,就看到无数的界民朝着一个方向涌去,似乎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。

“那萬家新上任的家主来啦,正在做善事大肆派发红利,大家跑快点啊,去晚了就啥也捞不到啦!”

随着人流,这样的咋呼声时不时响起,无数想要捡便宜的人惊起一股烟尘,轰隆隆奔跑而过。

各个卯足了劲,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,没法跑再快点。

任一挑了挑眉,反正也无所事事,随着大流准备去瞅瞅热闹。

那是一个披红挂彩的大酒楼,被人装饰得格外喜庆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是有人要抛绣球,而不是当散财童子。

一个身穿华服的神秘女子,头戴高冠,其冠上附有面纱,手里拿着一个储物荷包,正不停的向下抛洒着各种东西。

地面上无数的界民跳跃着,或伸长了手臂争抢着从天而降的各种宝物,灵石,灵宝,丹药……

各种修炼物资源源不断的抛洒。

这是一场别开生面的盛宴,一场富家子弟的狂放取乐行为。

室内看雪飘的大眼萌妹子图片

人群里,突然跳出来一个嗓门最大的男人,扯着脖子嗷嗷叫的说着吉祥话,

“祝萬家家主福寿绵长,永葆青春……”

“祝你子孙满堂,颐享天年……”

看台上的萬家之主听到这个话,顿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如果不是碍于众目睽睽之下,她非得赏此人两个大耳刮子,让他知道说错话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当然,明着不能伤人,她有的是暗箭。

“嘁!好赖话也不会说,留着也是个废物。去死吧!”

手里捏着个尖锐的东西,狠狠朝着那个男的砸过去。

男人只是个普通界民,还没反应过来,就直接被砸晕了过去。

女人冷冷一笑,继续朝着下面的人丢着东西,说的好听的,就给个重赏,不好听的,就给个重伤,善恶只在一念之间,倒也随意洒脱,玩的不亦乐乎。

她这里玩的开心,酒楼下面的界民们,却是因为她这番作为,死了差不多有十来个。

当然这些人都不是这个女人弄死的,而是被其砸晕后,被拥挤的人群给踩踏致死的。

人名如草芥,大抵不过如此。

群情兴奋中,没有人关注这个事儿,他们只想通过几句奉承话,轻而易举就能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宝贝。

至于别人的死活,那都不是事儿。

任一摇摇头,越发失望透顶。

他想要的真善美,人间真情,大概只有那个纯善纯美的菩提界,才能实现了吧?

心念一动,他想起了那块被自己忽略很久的菩提界令牌。当初,他一直以为菩提界已经化为尘埃,再无踪迹。

此时拥有了造物神令牌,只要他想去哪个世界,就翻哪一个的牌,倒也方便。

那么,他是不是还能回去看一看呢?

哪怕只是去缅怀一二,也总比一直记挂在心要好。

他有些想念那个慈眉善目的老头——凌云子了,也不知他去了亡灵界后,姑奶奶去了哪里。

这般一想,此界再也待不下去,转身就要走人。

命运很多时候就是这般的爱捉弄人。

他明明站在人群最后面,远离核心竞争区域,按道理,是绝对不可能有什么物资抛向他这里。

偏偏在他要离去的时候,听得耳后有破空声传来。

他下意识的伸出手夹住。

入目所及,让他脸颊爆红,手里的东西像个烫手山芋般,瞬间丢了出去。

那竟然是一条鲜艳得异常扎眼的红肚兜。

这么私人隐晦的东西,不知道那楼上的女子如何能厚颜无耻的丢了出来。

事实上,萬家家主也没有想到,自己会把自己穿过的肚兜丢了出去。

怪就怪她平时懒散,东西随意乱丢,储物荷包里啥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,别说是肚兜,就算是亵裤,那也有好几条。

她是逮着什么就丢什么,也没管合适不合适。

当看到那一抹鲜红被丢出去后,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。

正气得恼羞成怒呢,接下来任一的所作所为,差点没把她气吐血。

那好歹也是她的贴身之物,虽然不是啥宝贝东西,但是被人当个垃圾一般的嫌弃丢掉,这心里自是不舒服。

“哪里来的混账,敢乱丢我的东西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她把手里的储物荷包丢给一个女仆,自己则一个闪身出现在任一面前,捡回了自己的肚兜。

万幸这里是最后面,没有什么人来争抢,也没有人踩踏上去,给她毁得彻底。

“哼!我的东西,你竟然敢嫌弃,活腻了吧?”

她一个转身,在看清任一那张俊美得令人窒息的脸后,整个人犹如被过电了一般,浑身僵硬的立在当场。

这世间,竟然有这样的美男子存在,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不言不语,那璀璨如星河的双眸,一张完美无瑕的脸蛋,就已经彻底夺取了她的芳心。

她忽然听到了花开的声音,身后好似插上了翅膀,无数的甜蜜泡泡在升腾,她好想在虚空中大喊大叫,宣泄自己的喜悦之情。

她好快乐,好幸福,一种前所未有的炙热感情冲刷着她那颗冰冷的心,让她彻底抛下所有的矜持,扑通一声软倒在地。

“你你你……奴家萬莹,见过公子,不知公子高姓大名?”

这般小儿女的娇羞,让她一张脸涨得粉嫩通红,有些不可思议的摸摸发烫的脸颊,她有些不敢再看向任一,她害怕自己会忍不住,冲上去抱住这个男人。

这实在是太意外,太不可思议了,即使被世人称为小魔女,萬莹此时此刻也忍不住想让自己变成一个美丽的天使。

任一惆怅的摸了摸自己的脸,这个脸真的太过惹是生非,祸国殃民,走哪儿都不安,还是从前那张脸更加的舒服一些。

人的脸皮看的过去就好,他并不需要太过出众。

只是出乎意料,他没想到,眼前挥金撒土的女子,会是萬莹。

“萬莹,灵隐大陆萬家之女,没想到几年的功夫,如今成了大世家的家主,真是厉害。”

一个女流之辈,能爬到这么高的地位,其修为也不能太弱,想必她这些年,奇遇不少吧。

萬莹却是惊呼出声,“你怎么知道我的来历?”

她并没有对谁说过自己的过往经历,唯一知情的,就是那个叫宋娇儿的女人,难道是她?

想到这里,她却是气愤的捏紧了拳头,大有打人的趋势,

“该死的宋娇儿,谁允许你背着我胡说八道的,你给我等着,看我怎么炮制你。”

“宋娇儿?你见到过她?”

任一没想到这两人还有交集,

“你可知她和一个胖胖的男人在一起?”

“哼哼……我当然知道。”

萬莹得意的部秃噜出来,“我不但知道,他们这对狗男女还是我撮合在一起的,怎么样,有没有觉得很好玩啊,嘻嘻……”

对于自己的杰作,萬莹笑得是花枝乱颤。

想当初,她还只是个家族里的小卒子,被前任家主强行指婚给这个皇天大世界的胖子。

哼,她萬莹乃是不出世的天才,岂是一个小小圣王能够匹配的?

正当她被人压制来此界,准备成亲之时,宋娇儿自己送上门来和她套交情,她自然乐意至极,还反手就把人送给了那头肥头大耳的蠢猪,利用自己闲暇时玩弄出来的一种丹药,控制住宋娇儿成了那两人,也从中得到自己想要的自由和补偿。

“什么?是你干的,你……”

任一不是为宋娇儿抱打不平,只是,如果她的遭遇只是一个阴谋的话,他绝对不会坐视不理。

萬莹原本正笑得欢畅,见到任一气愤的样子,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质问着,“怎么?你和她认识?你心疼她了?”

“你害了她,毁了一个女人的一生,都不觉得愧疚的吗?”

萬莹仰天笑了,“哈哈哈……肉弱强食,不是我害了她,是命运害了她,如果不是她自己送上门来,现在,被毁了一生的人就是我。”

“如果换成是你,你明明能活,难道都不想抗争一下的吗?”

“有的事说着轻巧,你知道当面临抉择的那一刻,我根本就没得选择,不是她倒霉就要换成我。”

“是她自己愚蠢,行走历练了这么多年,还要轻易地相信一个人的鬼话,经历了这么一遭,从此以后她再也不会这么天真了,这难道不是在帮她嘛?哈哈哈……”

萬莹笑得越来越大声,不再小心翼翼的维持表面的温柔,她的骨子里就没有这个玩意儿。

她欣赏任一,想要得到这个男人,既然迷惑不了,那就只能用强。

她的手里紧紧的捏着一个小瓷瓶,这东西当初能让那宋娇儿就范,现在,也能让这个男人成为她的裙下之魂。

邪魅的笑了笑,她的手不为人知的狠狠一捏,一股透明的液体浸染她的手掌后,无声无息间低落到地面上,一滴,两滴,三滴……

任一对此一无所知,他只知道这个女人一如既往的恶毒,不愧有个萬家愁的称号。

“把自己的痛苦转嫁给别人,很有成就感嘛?”

从前,他拿她没有办法,她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邪恶魔女。

他曾经也感念过她,如果不是因为她盗窃了神灵宗的镇宗之宝云纹锦囊,他也不会遇上蓝灵,更不会有之后的机缘,踏上修行之路。

所以,当初出海寻找传送阵的时候,他即使再不喜欢此人,还是力排众议带上了她。

现在,她的魔爪伸向了曾经的同路人宋娇儿,这是任一无法原谅的。

“人做了恶,老天不看,还有我在看。”

任一凝气成笼,准备抓捕萬莹。

他不会杀了她,因为她和自己已经扯清了,两人之间没有什么因果。

他要把她送到宋娇儿面前,她们两个是死是活,由她们自己来定。

“嘶……你做了什么?”

意想不到的是,凝聚出来的牢笼忽隐忽现,似乎力量不足的样子。

这怎么可能?

他是至高无上的存在,这种疲软的情况绝对不可能出现。

“哼哼……”萬莹邪魅一笑,对着任一勾了勾手指,“我不管你是谁,又为何认识我和那宋娇儿,我只问你,你愿意跟我走吗?”

“呵……跟你去哪儿?做你的试验品嘛?”

任一收回牢笼,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只到自己肩膀的女人。

这个女人手里沾染了无数冤魂,现在,是打算把魔爪伸到他任一这里来吗?

“不不不……”萬莹脸颊绯红,很是颠怪的看了他一眼,“你这样的男人,当试验品要是死了的话,那得多可惜?”

“你知不知道,我喜欢上了你,所以……我要你做我的男人,明白了吗?”

“是么?可是,喜欢上我的姑娘很多,还轮不到你萬莹吧?”

萬莹咬了咬嘴唇,喘着粗气的询问道:“谁?除了我,还有谁敢喜欢你?我这就去灭了她!”

“这个皮囊就在这,有哪个女人会不喜欢?你还能杀尽天下女人不成?”

非是他自恋,此刻若不是这皇天大世界的女人们,都在忙着争抢那酒楼抛洒下来的福利,此刻,就变成他任一被众人哄抢。

有的时候,长得太好也是个累赘。

任一总算有些明白,当年那天机公子为何不近女色,一直和女人划清界限,就连他最亲近的仆人蓝灵,也不能走进他的心,感情是得了恐女症吧。

这一出门,就会被一群女人围住,这谁招架得住?

任一现在就特别想把这张脸从自己身上扯下来丢掉。

他不想做天机公子的替身,更不想蓝灵见到他的时候,产生误会。

他的自大,非但没有惹来萬莹的嫌弃,反而更加的欣赏起来,“我就喜欢你这种特别男人,特别自信的样子。乖,现在有没有觉得心里痒痒的,很想要的感觉啊?”

萬莹徐徐善诱着,这手里不知不觉又加大了剂量,捏碎了一个药瓶子。

她没想到任一这般能抗,都这么久了,还能条理清晰的和她对话。

Tags